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展会信息 » 正文

【全球好展】莫奈,梵高约吗?61件伦敦国家美术馆珍宝首次登陆日本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3-01  来源:雅昌艺术网  浏览次数:35232

核心提示:摘要:世界上只有一个美术馆,敢霸气的说“我收藏了从乔托到塞尚”,它就是被称为“西方绘画教科书”的——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伦敦最美的地方在哪里?

对于喜爱历史文物的朋友来说,伦敦大英博物馆是当仁不让的首选;如果想要追溯整个西方艺术的发展史,那就只有一个去处:英国国家美术馆。

伦敦国家美术馆镇馆之宝梵高《向日葵》首次登陆日本

视频来源: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官网

不过,最近英国国家美术馆的诸多重量级馆藏以“从波提切利到梵·高:伦敦国家美术馆的杰作”之名出差到日本度假了,先是在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展出,随后的7月份,这场展览将移到位于大阪的国立美术馆。这将是迄今为止,伦敦国家美术馆外出展览的最大规模的一批画作。(注:原计划是2020年3月3日至6月14日在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展出,受新冠肺炎影响,2月29日-3月16日闭馆,展览现已延期开幕,说不定在东京看奥运会时,可以看到这个大展)。 

一分钟看遍“从波提切利到梵·高:伦敦国家美术馆的杰作”大展

视频来源: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官网

该展览的策划是基于“英国与欧洲大陆之间的交流”,追溯了西方绘画的历史。展览由七个部分组成,分别是:英国国家美术馆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收藏、荷兰黄金时代绘画、凡·戴克与英国肖像画、盛大之旅、发现西班牙绘画、克劳德·洛兰影响之下的英国风景画、法国画家在英国。其中重要展品有提香《不要碰我》、维米尔《坐在大键琴前的年轻女子》、伦勃朗《34岁自画像》、莫奈《睡莲池》和梵高《向日葵》等经典杰作,共计61幅作品呈现从文艺复兴至19世纪后印象派的西方绘画史。

iQatWzK2ZSSAVzrU1F17xE6iaiNyeyqRKK304HNg.png

伦敦国家美术馆

伦敦国家美术馆(The National Gallery,又译为国家艺廊)于1824年成立,它是世界上第一个被列入公用事业的美术馆。与欧洲众多博物馆不同,伦敦国家美术馆的发展过程是先建馆,然后再购买艺术品。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出台严格的政策,但却汇集了领导者们高瞻远瞩的艺术洞察力和富有远见的认知力。

特别是,自19世纪中叶,一大批新涌现出的艺术评论家和史学家,其中最突出的要数约翰·拉斯金,正在革新着人们的审美标准,且对哥特式艺术和文艺复兴以前的艺术家们重新加以肯定,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馆藏文艺复兴大师作品便是那时购藏的。

文艺复兴大师波提切利、提香、丁托列托

谁的作品最富人情味?

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们以古希腊罗马艺术为榜样,他们在古典艺术的旗帜下,试着用自己的眼睛自觉地来看周遭的一切。

HANaWFtOes7cn9p4gW2Wj7eiO2bpuzDLxyW4yICR.jpg

卡洛·克里维利《与圣埃米迪斯一起的天使报喜》1486年

LbmOco51kgMNvPp8BFmF9ATI7LqYsqXxliXytd69.png

作品局部

卡洛·克里维利(1430-1495),是一位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画家,以晚期哥特式装饰的宗教题材画作闻名。展出作品《与圣埃米迪斯一起的天使报喜》是他的代表作,是受阿斯科利皮切洛小城(Ascoli Piceno)的天使报喜教堂委托,主题是庆祝该城于1482年获得自治权。通常,“天使报喜”只显示大天使加百列和玛丽亚,然而在这里画家加入自己的想法,巧妙地将天使报喜与城市获得自治的消息这两个主题结合起来。画中有不少具有象征意味的细节,比如画面前方的苹果象征人类的原罪,葫芦象征耶稣复活,右上方的孔雀则代表永生。此画在19世纪中叶到达英格兰,由汤顿第一男爵亨利·拉布内尔(Henry Labouchere)捐赠给了伦敦国家美术馆。

xRfcWOCRC303LOa4bQjZ6U0zRz1qmJ4ECrJSg16.png

保罗·乌切洛《圣乔治和龙》1455年 布面油画 56.5×74 cm于1959年入馆

保罗·乌切洛(Paolo Uccello,1397年-1475年12月10日)同样是一位有想法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画家,曾师从著名画家马萨乔,他对画面的立体感和透视效果极为痴迷,他的作品仍和童话书一样奇妙而富有想象。画中的公主有时候会被认为是教会的化身,看似驯服了恶龙,但却只是用自己的腰带控制恶龙,而不是真正的锁链,事实上是战士圣乔治拿着这纤细的长矛制服了凶恶的怪兽。

dLmoWKJsI89QW62XJ4zKdpeWhnzOtwkPZlmp4NQq.jpg

提香《不要碰我》1510—1515年

布面油画108.6×90.8 cm于1856年入馆

展览意大利文艺复兴部分最精彩的展品应是提香《不要碰我》。提香(Titian,1488/1490—1576),曾和贝里尼学画、做乔尔乔内的助手,他深受乔尔乔内的影响,以至于到了现在人们甚至难以区分两人的作品。

这组屋顶简陋、由麦草搭成的乡村房屋与收藏在德累斯顿茨温格宫的画作《沉睡的维纳斯》右上部分所描绘的景物完美切合,画作《沉睡的维纳斯》是乔尔乔内的作品,但他去世时作品尚未完成,后来由提香为其收尾。

《不要碰我》是《新约》中的一段故事。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后,他的追随者(野史说是他的情人、他孩子的母亲)抹大拉的玛丽亚万分怀念他。有一天抹大拉的玛丽亚发现,她见到的园丁正是耶稣。当她想要触碰耶稣时,耶稣却不让她碰他。

《不要碰我》这个主题被无数画家阐释过。提香的画面独具人间的感情和美。这个故事意在提醒世人,不要以肉身作为爱的凭证。那些消失了的,依然会在天国降下爱与关怀。

这幅画在描绘风景时所选的色调、绘画表达时华丽的格调,以及将心理活动的变化和周围自然环境的完美融合,都非常接近画家的导师乔尔乔内的创作手法,以至于在作品完成后几年里,曾一度被认为是出自卡斯泰尔弗兰科的大师之手,尽管当时他已经去世了(乔尔乔内于1510年去世)。

从这幅画起,提香的画风才开始有辨识度,画面中光线照在女主人公身上,如X射线般使其几近透明,以及对画面紧凑的安排,都是提香年轻时期作品的典型风格,自此他的艺术激情也找到了真正的宣泄口。

neWj6jSXpJ1ZdqTOu58h6fNzDqUq2SvEuWfY0JHb.png

丁托列托《银河的起源》约1580布面油画

148×165 cm于1890年入馆

在1576年提香去世以后,丁托列托和委罗内塞得到了许多宫廷王室的委任,让他们从物质和声望两方面都收获颇丰。这幅布面油画是四幅以神话为主题的系列画中的其中一幅,被赠予布拉格的皇帝鲁道夫二世。这幅作品讲述的是关于银河起源的传说:朱庇特将他和凡人阿尔克墨涅生下的儿子赫拉克勒斯带到妻子朱诺的身边,想趁她沉睡的时候让孩子吮吸奶水,以求长生。朱诺的奶汁喷涌而出,向上飞射的形成了天上的银河,向下溅落的则洒在地上,生成了百合花。

但是从整个画面的结构来看,并不均衡,因为大约在1648年之前,这幅画的下半部分被截断,而下半部分描绘的正是有百合花点缀的地面(我们之所以能够知道这幅画的原貌,多亏有两幅手稿和一幅古代的临摹作品留了下来)。空中用云朵堆成的华盖设计在整个构图中恰到好处,它罩着游离在璀璨星空中的卧榻,众神之母躺在层层床单和柔软的枕头上,突然被惊醒。丁托列托常会用于创作的元素正是裸体女性和飞在空中的人物形象,并以他们为基础,进行大胆尝试,如空间透视效果的展现、色彩光线的搭配和充满想象力愉悦感的画面设计。

lBuL5v0YgAPlCHZa2AuleegJT0tpr0lR87j3rXgp.png

波提切利《Four early scenes from St. Xenobius》 Circa 1500 Tempera Plate 66.7 x 149.2 cm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Mond Bequest, 1924

 
本文导航:
  • (1) 【全球好展】莫奈,梵高约吗?61件伦敦国家美术馆珍宝首次登陆日本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荣誉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