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展会信息 » 正文

蜂巢大型群展“恶是” 如何在疫情的普遍焦虑下自处?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4-12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罗书银   浏览次数:55

核心提示:摘要: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在2020年开年推出的首次群展“恶是”,用最迅速的反映贴切了这个特殊时期的情形。展览邀请了著名策展人鲁明军担纲策划。这场群展原计划是在5月份呈现。而画廊原本是将3、4月的档期留给段建伟,在画廊周北京期间推出他的新作展。疫情的原因,迫使画廊将…

 ik26rlJiW7BAknhV220NoK9kvdkV8S9D1P3y1NvF.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在2020年开年推出的首次群展“恶是”,用最迅速的反映贴切了这个特殊时期的情形。

展览邀请了著名策展人鲁明军担纲策划。这场群展原计划是在5月份呈现。而画廊原本是将3、4月的档期留给段建伟,在画廊周北京期间推出他的新作展。疫情的原因,迫使画廊将两场展览的档期进行了交换。

于是,很短的时间里,策展人调整了原计划的展览方案,并与蜂巢的团队通过云连线的方式,齐力完成了此次展览。

cRzfjjjU4m7xS1L7ydI9PrWRiyrhcPf64QqG3Nrq.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此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也不全是画廊自己的艺术家,其中涉及到的借展画廊包括:麦勒画廊、维他命艺术空间、没顶画廊、站台中国、天线空间等等,参展艺术家则是多达42位,呈现共100多件作品,囊括了:绘画、装置、影像、摄影等各种媒介。在这样的时刻,筹备这样庞大体量展览,显示出画廊、策展人、艺术家在艰难情况下“对抗疫情”的信心与创造力。

QXRNEGxwNSeel4HSeK8qDohexrCdYQEgXto3eFKg.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然而,在疫情期间,比起那些看似带给人温暖,关爱的艺术作品,这次展出的作品有些反常规。

策展人借用了阿甘本的一段文字写到:“我们正生活在一个为了所谓的‘安全理性’而牺牲自由的社会里,也因此注定生活在永久的恐惧和不安状态中。”

正如策展人所言:“没有哪一次灾难像这次疫情,让我们感到如此压抑、恐惧、愤怒和被剥夺的沮丧。”

W6iVGRgp8iapyGuYb5otDfcyDG0s07JvwkhWBVSW.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此次展览的作品,向观众展示了艺术中看似与“恶”有关的一面。然而,却恰恰是在这个时刻,当隐藏在生活角落中的一切“恶”浮出水面时,这些看似“邪恶”的艺术作品,和那些打着“正义”旗号的艺术作品相比,反而更加贴切于我们所处的现实。

VX4PxBivrHXoqcmBWVnMaFcQvNUR9VKNr7fuwvRD.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通过这一场在疫情期间迅速反映的群展,让我们得以重新去反思自己:尤其是在疫情发生之后,所有人心态的变化。特别是我们每天在网络上接受的信息,以及面对这些信息时,我们会做出怎么样的判断和反映。是此次展览要关心与讨论的话题。

 

DzGEnsCAoCVa2I6Idm74Slttqj5GBzMvCnMkpyhb.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比起策展人鲁明军以前策划的展览,此次展览并不是特别强调文本,而更强调现场的体验与观看。里面包含了各种信息和情绪,通过录像、装置和绘画等作品传递出来。

展览总共分为五个部分:

 

ssEk8r6ksOa8mkpa4x46AllsNyEt4HCPbZYDPkS2.jpg

杨振中 《我会死的》 2016 网络征集单屏录像 22'07''

在展厅入口处,是杨振中的影像作品《我会死的》。艺术家征集了社会中不同的人说出“我会死的”这句话,剪辑成一件20多分钟的影像作品。这是展览的序曲,也是该部分选择的唯一的作品,与当下的“疫情”彼此贴合。

这是一件老作品,创作于2000年,距离现在恰好已经20年的时间。它作为展览的序曲,包含了一种预言性。当时艺术家创作这件作品是延续了1999年的情绪:面对新的世纪,人们的内心充满了一种普遍的“末世焦虑感”。

HOOAjf1q1sLF06Dfh7R4jtTCmUzKukVUhM4nBsSa.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在过去的20年里,这件作品在不同的地方展出,艺术家也创作了不同的版本。当视频里的人说“我会死的”这句话时,看起来具有调侃意味,但当2020年的当下,疫情到来的时候,真实地使所有人体会到了“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54qFaAUPvypDosnNptmXJHw68f27lMlbmIwKmuhy.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第二部分“美杜莎的诅咒”,采用了艺术家陆平原的同名作品命名。美杜莎的故事讲述了一位曾经美貌的少女变成邪恶的女妖的故事。这部分成为了展览的起因,借此来探讨展览的主题“恶是什么?”

 

JwNdJb1GGCA6RwohBUdZVc5KnmdpGaPIJa5liFhj.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这一部分集合了许多重量级的艺术家:王兴伟、庄辉、何岸、徐渠、曹雨等艺术家的绘画、影像、摄影作品,直观且刺激的画面,挑战着观众的神经。

在策展人看来,美杜莎在被迫害的过程中所遭遇的痛苦、悲伤、绝望、愤怒,从而转化为诅咒,与我们当下社会遭受“新型冠状病毒”时产生的各种情绪相似。比如我对“吃蝙蝠的人”的诅咒等等。

JbvkIhIsUz47JvJL2qX9QbF44dB71m3nfofjJaBl.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而若是将当下的“病毒”视作一种“恶”,便要追问这“恶”的背后,根源究竟是什么,或者说“恶”的产生于什么相关?

在这一单元,试图探讨的是各种“关系”的问题。

K9K2Ku6pXod9iEifNLBFMp8zlo85eFiKR7gW0wfr.jpg

(右)曹雨 《尤物》 2019 有色印刷、油画框 250×140cm

曹雨的摄影作品,抓拍了一个看似暴发户的男人,在公共场合随地小便的场景。这件作品关注的是人与社会的关系。

Nx8nzhmRRyhpjrCyb6gOXoEtWM65XKzpI0pUcMTq.jpg

(右)庄辉 《万物》 2006 艺术微喷

庄辉的作品则在探讨“人与自然”的关系。他拍摄西北的自然环境,却把这些自然环境拍摄成各种各样人的身体部位,或生殖器的形状,背后所隐藏的更深刻的含义则是:这些看似自然的环境实则是经过现代化“洗礼”的,今天的我们身居都市中心时,又对这些地方充满了另外一种想象。

另外还有关注“人与动物”的关系。徐渠的影像作品《斑马》,是将一匹死掉的马,用刀硬生生划成了斑马的样子。

 

duShpBlClb9Sjw6Zfx8cBLMFG9gcZvr4A0tuBSEf.jpg

王兴伟 《无题(孪生)》 2007 布面油画

王兴伟2009年的作品所描绘的充满了暴力的场景,使观者在观看时产生了无限的想象力。这件作品体现出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张鼎的作品《大时代》则进一步体现了人与时代的关系。

在这一分部中的作品,大多包含了“人的空虚、焦虑、欲望,以及自我的精神危机”,反映出当下普遍的症状。

3HAt0Z3T6e5gCKA3a1YVg1bQc5gD3BbRcpdCTMOu.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图为宋琨作品

第三部分“困兽”则将关注的视点指向:人身体的“变异”。展出了包括张鼎、徐震、李怒、萧昱、郝量、宋陵、吕楠、宋琨、李燎、陆扬等艺术家的作品。

在这一部分,营造了一种“冷”空间,关注技术的发展所营造出的一种“牢笼”。在我们如今生活的世界,这个“牢笼”可大可小,大到一个超级大都市,网络平台,甚至整个社会体系;小到一所监狱,精神病院等。当人面对这样大、小不同的场景时,无论是向左还是向右,似乎都是无效的。

一方面,今天的人不得不生活在这个牢笼里,另一方面,又试图从这个牢笼里面冲破出去。这是这一部分试图传递的主题。

策展人用一段文字:“左边是地狱,右边也是地狱”总结了这一部分。

MPD9lPoPb5RzpojeX9mfi0NnjuRRFl6pt5lT5Kfs.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第四部“精炼的愚蠢”则是以绘画类的艺术家为主:王音、冷广敏、夏禹、谭永勍的最新绘画作品,以及谢南星的旧作,汇集成了该部分的作品。

8qIix43UICdPV8sV2lcchT7RmXdEb0YjudSm0ilV.jpg

(右)苏汇宇 《存在与虚无(1962, 张照堂)》  2016 单频道录像 5'00'' Edition: 3/6

但其中台湾艺术家苏汇宇的作品在这一部分显得相当突出。他重新演绎了台湾历史上一些经典作品。此次展览展出了他的三件作品。比如其中一件是他重新演绎了台湾著名摄影艺术家张照堂1962年的“无头摄影”作品《存在于虚无》;另外一件新作《唐朝绮丽男》是根据80年代台湾被禁的一部剧本重新拍摄。在其作品中,混合了恐怖、邪恶、欲望、血腥、色情等多种内容。

Ghy8urj69XObeV6xGDzPjHAoKEWf0YxyqIXkgdRF.JPG

李怒 《标准化感动》 2020 铁、沥青 55×78×400cm

另外,李怒全新创作的装置作品,向下滴的沥青体现出的视觉感知,则符合了当下我们对病毒的想象。

在这一部分,是进一步对“恶是”的追问:在一个突发的紧急状态下,我们理性的经验也会变得很愚蠢。

T2cA785j6WfPjQYIGvDqXx8vdoHvQLwgLm1fj1Vf.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在这一部分,策展人选择了西方著名的美学及哲学教授阿甘本的两段文字。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理性的学者,却在疫情到来时主张人们不要戴口罩。策展人试图通过这一部分,试图反思人们的“理性经验”。

 

TLWyEJMfKPAyNCcH1ymx00TirSr9pyQFHP2F9qo5.jpg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大型群展“恶是”展览开幕现场

第五部分尾声:“未来牧歌”,呈现的是段建伟、段建宇、陈荣辉、麻剑锋、蒲英玮等艺术家的架上作品。

hTIxihkucF39ymzSB6QE7CI1q4QLLFEt4dZtE2Hg.JPG

第五部分维吉尔《牧歌》文字

这一单元借用了维吉尔《牧歌》里面的一段话。讲述在这个时刻,每个人都在思考未来会怎么样?每个人也都在说:世界要变了,地球也要变了!

 

JuXWLfWOQoxayaZXOO2xBIl6e5gsGu3GlQPhmDsa.jpg

段建伟 《萝卜》2012 布面油画 130×85cm;《捕蛇者》 2011 布面油画 130×110cm

鲁明军谈到:“我们对未来的生活、命运该如何想象?至少现在我们都无法知道。而这种想象也许渗透着对于现实的胶着、恐惧的情绪在里面。也在提示:我们如何在绝望中去想象未来?”

Uf0JBkYPvNEIGS5WopmYgAdC9UwXNqg1TFnFae7Q.jpg

飞苹果作品展出现场

在展厅的最后一部分,呈现了一位德国艺术家飞苹果的十多件影像作品,作品名为《下一秒》。影片中展现的都是非常日常的场景,但是在一念之间会发生一个反转。

借由这样一件作品,引出了这样的思考:无论现实怎样变化,未来会走向哪里。当回到每一个个体,也许我们在一念之间的一个小小的举动,无论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可能就在改变我们的命运。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荣誉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