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艺术焦点 » 正文

后疫情时代:受限的公共艺术如何突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7-22  来源:雅昌艺术网  浏览次数:6

核心提示:摘要:【编者按】2020年对于公共艺术的发展来说,应该是备受打击的一年,依稀还记得2018年的时候,全年有将近20场大型公共艺术活动,从雕塑展览到大地艺术节以及各种论坛和驻地创作,非常的丰富多元,同时公共艺术的创作也在不断地去中心化,更大范围的走进而三线城市,甚至是乡村,比如武汉、郑州、大连、天津等等众多…

 【编者按】2020年对于公共艺术的发展来说,应该是备受打击的一年,依稀还记得2018年的时候,全年有将近20场大型公共艺术活动,从雕塑展览到大地艺术节以及各种论坛和驻地创作,非常的丰富多元,同时公共艺术的创作也在不断地去中心化,更大范围的走进而三线城市,甚至是乡村,比如武汉、郑州、大连、天津等等众多二线城市,眉山、曲阳、民勤以及广安、平遥和林州这样的三四线城市和城镇,2019年依然延续了这一势头,但时间来到2020年,受疫情的影响,众多展览不得不延期甚至是停办,另外一方面,汹涌的洪水也为众多活动的举办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因为公共艺术更多的是在公共空间对公众产生影响,当然还有艺术家们创作上的困境,当所有因素综合到一起的时候,公共艺术该如何突围?当下,线上展示以及创作已经成为一种新常态,是否可以是公共艺术下一个风口和突破的方向

疫情与洪水:公共艺术面临的现实困境

2020年5月份,随着全国疫情的好转,各种艺术活动也开始陆陆续续的恢复过来,看展的人群也在逐渐的增多,人们也开始重拾信心,准备迎接久违的艺术生活,但到了6月份,北京疫情升级,北京地区部分博物馆、文化和宗教场所再度暂停开放,当北京好转之后,新疆接着又发生了疫情,这也在不断地提醒我们,今年疫情会不断的反复,要随时做好应对的准备。

在这其中,受影响最大的要数众多艺术机构了,当疫情来临的时候,就要限流闭馆,原计划好的展览活动就不得不中断或者取消,这就使得公共艺术展示的场地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以往的公共艺术,主要在艺术机构、美术馆、商场以及城市空间和一些自然空间甚至是乡村户外空间进行创作和展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需要公共的环境,而这恰恰是疫情防控的重点。

另外一方面,当下正在发生的洪灾,对于公共艺术的打击也非常的大,从雅昌艺术网关注和参与的公共艺术活动中,可以看到近两年大部分重要的公共艺术活动主要集中在南方,比如武汉、深圳、芜湖、桐庐、上海、景德镇、重庆等等,而这些地方也正是当下洪水肆虐的重灾区,这对于公共艺术节、大地艺术节以及在地性创作活动的影响尤甚。

tdGoOpdyNsCIs3BP8btsJIne1mKhFZjCN6AQ48xP.jpg

洪水

除了展示空间受到影响之外,艺术家们的创作影响很大,比如雕塑家陈文令过年期间回到了福建老家安溪,由于疫情他困在老家四个月的时间,这期间雕塑作品都没有办法创作,疫情缓和之后回到北京,结果又赶上疫情的反复,所以这半年的时间,他雕塑的创作基本上都停掉了,只是在做一些行为摄影和当代汉字的实验性作品。

“回到北京之后,本以为会好一点,没想到疫情又爆发了一次,并且现在北京做雕塑也不像以前那么理想了,所有的工厂都搬到了河北,我的创作又比较特殊,需要去到山西、杭州、深圳、福建等城市,做一件大型装置的话需要三到五个城市才能完成,所以遇到疫情,雕塑的创作只能停掉。好在我个人的创作状态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在老家我拍了几百张照片,今年年底法国阿尔勒摄影与三影堂一起会给个做一个个展,回北京之后,我还一直在写一些带有实验性的汉字,是带有行为、观念以及造型艺术的当代汉字,这些作品在国外将会有一个展览。”陈文令讲到。

对于艺术家高孝午来说,疫情影响最大的还是展览的举办,今年计划的国内外展览项目以及一些跨界合作,都没有办法落地,或者时间后延或者取消,直到现在很多还没有具体的时间。比如在北京,原本他有一个新装置作品的发布,现在还没有实现。

而在个人创作方面,他表示其实还好,现在他的创作思维也在改变,最主要的影响集中在与工厂的交流,他现在很多作品要在工厂里面加工,工厂大部分在河北,几乎没有开工,并且这部分是没办法通过线上交流来完成的,还是需要人去到现场进行把控的,所以从作品的进度上来讲,影响还是很大的。

线上成为新常态:数字时代的公共艺术实践

当展示和创作都受到影响的时候,作为公共艺术家或者策展人以及展示平台来讲,该如何解决这一困境?是停掉不做还是寻求更多其他的出路?

7 ⽉ 20日开幕的第三届平遥国际雕塑节,采用线上“云展”与线下体验相结合的方式,实现了雕塑节全民参与和永不落幕。

m3GACDN7pmxp7cS1zNM3vUoQ2k8LgpBzycIwPYnZ.jpg

第三届平遥国际雕塑节主视觉海报

“第三届平遥国际雕塑节适逢全球疫情施虐之时,为了能让平遥国际雕塑节已确立起的文化IP继续发挥文化交流和艺术交融的平台作用。平遥国际雕塑节组委会参考全球艺术行业的发展现状和不同的应对措施,最终决定将第三届平遥国际雕塑节主展单元以全新的线上展示与线下体验相结合的形式呈现给全球的艺术业内人士和艺术爱好者。”平遥国际雕塑节出品人钟苏菲讲到。

2VMmxIbt1gSLvnSdlr3fsAYhw29pU6d6Za7wlNw6.jpg

第三届平遥国际雕塑节参展作品《莲说》——曾成钢

qBObNWKSuzDnZYKr0w50JlDmiZ9SQbVjtIL75vON.jpg

第三届平遥国际雕塑节参展作品《元四家》——李象群

jEbtX7yKkzQyHoLxnltK6vX8sGR1tYgauA5MZrdb.jpg

第三届平遥国际雕塑节参展作品《花海》——李洪波

同时,她还表示本届平遥国际雕塑节将以“跨年度且不落幕的全民雕塑节”为活动设计主线,所有展览单元和作品展示持续推至2021年第四届平遥国际雕塑节启动为止。这其中最引人瞩目的,重量级业内人士的线上互动。最具影响力的雕塑艺术家在线上分享雕塑艺术,通过不同方式、不同主题的展览互动让民众了解雕塑的魅力,在雕塑中感悟生活。

7月10日,国内首个由雕塑家使用VR进行创作的雕塑创作营也在线上开营。参加本次雕塑创作营的艺术家有西安美术学院教授王志刚、陕西省雕塑院职业雕塑家方昕、北京市人文空间雕塑研究所职业雕塑家赵勇以及四川美术学院教授、《雕塑》杂志主编朱尚熹,一共四人入营,该雕塑创作营历时30天。

6MFJ1HMJu1e6TzxaOA34BNpZIn5UrOFtb1p9MDHt.jpg

《万物生》  王志刚

nzp7qv73AVgJGdptihvSbxs2MElDaH7nghonMLcn.jpg

《sketch20200710》 赵勇

NDrTi0gncAeubzFz6m21y3xY4BonsIzO1ArkeFva.jpg

《国士》  方昕

R5od3RO4JVRJPRkzQQSvL2KhLCLruF9o7b2wjNv8.jpg

《VR头像01号》  朱尚熹

“VR是Virtual Reality缩写,意思是视觉现实,我们常称为‘虚拟现实’。它是4G时代就有热词,但是到了5G时代会得到普及性发展。具有造物特点的雕塑艺术,与制造发生着直接的联系,而今天的造物与自动化的联系是如此紧密,那么雕塑在这场划时代的革命中不但脱不了干系,甚至会如虎添翼,产生时代性飞跃。与VR相提并论的是AR(Augmented reality),前者是虚拟现实,后者是‘增强现实’。运用于雕塑创作的话,前者是艺术家个人在虚拟环境中作‘沉浸式’创作,与此时此地的现实没有关系,而AR则在现实的环境中可以进行虚拟创作。从这个意义上讲,VR还是过渡性东西。”创作营的策划者朱尚熹讲到。

6ko4HlUIbRZRIwvYhGHN1eswleE1jQI1QItiEDvZ.jpg

朱尚熹

当互联网成为一种公共空间

其实,不管是展示还是艺术家们的创作,可以看到线上平台以及空间的运用,已经开始实践,再加上疫情期间的各种线上讲座、展览展示、论坛活动,甚至二级市场的拍卖也在线上进行,当然也还有各种艺博会也都采用了线上的方式。可以说,线上艺术活动已经成为一种新常态。那么这种新常态究竟意味着什么?

“虽然受疫情的影响,目前公共艺术的创作、展示以及落地实施都会遇到一些问题,但大众对于公共艺术的需求还在,还是具有非常大的受众群体的,疫情只是暂时影响,重要的是未来我们以怎样的方式去重新启动,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互联网重新开启这个事情?”卢征远讲到。

“合作公社”的logo

名称: NO.0115-2谁知我心作者:合作公社(艺术家卢征远)材质:综合材料尺寸:54 x8 x 100px展览: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第二届CAFAM未来展”正在展出底价:无底价结标:1月17日 18:00物质提供:艺术家陈曦:他和爱人隐秘部位的毛发艺术家秦观伟:一枝风干玫瑰说明:“将两根毛发植入玫瑰的枝干中,试图寻找对爱情更加贴切的表达。”

在他看来,互联网在当下已经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公共空间,比如一个网红或者好的视频,他的播放可能是千万甚至上亿的次数,面对这样一种新的空间和环境,艺术家的创作是不是也可以有新的方式?

“我觉得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只是我们要找到一个恰当的方式。”

他还谈到,公共艺术的发展也是有一过程的,由最早的雕塑艺术到城市雕塑再到公共艺术,以及后来的大地艺术,它的媒介在不断的拓宽和变化,那么面对今天的新形势,是不是可以有公共互联网艺术,这都是需要我们进行探讨的。

“合作公社”收藏证书封面

“合作公社”收藏证书内文

他举例到自己的《合作公社》项目。《合作公社》构建了一个微型的艺术生态系统,搭建了一个艺术的搜集、创作、交易的平台。所有人都可以通过网络或者是现场来提供创作原材料,这个材料可以是物质的东西,比如一块石头或是木头,也可以提供一个想法甚至是一句话、一个声音,由合作公社来进行再创作。创作完成后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进行展示和销售,在几个大的微信拍卖平台进行无底价拍卖,卖到的钱再分给提供材料的人、创作平台和拍卖平台。这个项目从创作最开始的材料和灵感,到创作方式、销售,完全是开放的,全部通过互联网交互式的创作平台完成。这样的一个合作公社,其实是浓缩了全部艺术生态的一个完整的链条。

名称: NO.0115-1作者:合作公社(艺术家卢征远)材质:综合材料尺寸:98x13.5x125px展览: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第二届CAFAM未来展”正在展出微拍落槌价格:3600REB落槌时间:2015/01/16 18:30

在整个创作过程中,卢征远收到了各种各样奇葩的原材料,最终这些东西都做成艺术品并成功销售出去。卢征远通过这个项目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就是“人人都是艺术家”,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艺术创作中来。他感慨地说:“你觉得你是艺术家,觉得自己很有想象力,但是放在大众的语境下,你会发现大众的想象远远超出你的想象。”这也是互联网等新技术给艺术带来的新的可能性。

正如卢征远讲到的那样,疫情让我们看到,传统的艺术形式很难在疫情期间发挥作用,而数字时代的互联网重新塑造了公共空间,为艺术提供了新的形态和平台,未来究竟会产生怎样的新的艺术形式,非常让人期待。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荣誉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