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大师风采 » 正文

吴老追忆“我负丹青”(五)曲终人未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9-25  浏览次数:359

核心提示:吴老当年的喜悦人可以理解,虽不胜吴老的辉煌,可与伴侣同进名校,未负同甘共苦,为父母添光,也可堪体会。但吴老的终成眷属百年好合也确像吴老所感慨的天为补偿其夫妇二人一路相濡以沫,便教人无缘体会了,谁教人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却不敢说是错错错。


photo101.jpg

1988年日本西武百货店举办中国博览会,其中荣宝斋中介的吴老商业性画展,卖得很好。西武邀请吴老明年为巴黎博览会赴巴黎写生,作为巴黎商品展的心脏。当年在香港第一次回顾展后,香港的万玉堂画廊举行吴老个展,订画的人争先恐后连夜排队取号,甚至挤破店门玻璃。

吴老从巴黎写生归来,之后作品大多被香港藏家和画廊抢购,西武负责人想再邀其赴京都、奈良作画,被婉言谢绝了。此后吴与夫人赶赴旧金山筹备美国五家博物馆二年巡展。

在波士顿博物馆见到日本出资修缮日本馆,想到东京博物馆珍藏的西方绘画多为二三流下之。

photo003.jpg

吴老在美国感慨博物馆中巨画过多,展毕便成废物,类似蓬皮杜,而弗尔美作品最小,却远非巨画堪比。

时过境迁,吴夫人脑血栓经几月才治好,吴老感叹上天知道他们相伴的岁月不够,补她年寿。时值法国文化部授予吴老文艺最高勋位。

随着名声日隆,是非也纷至沓来。当年为湖南宾馆绘制的巨幅油画《韶山》,被内部员工防止偷换,坠入牢狱。还有不速之客代表几位对越反击战战士要求绘制精品,否则小心安全。所幸很快被捕。还有当年下方期间赠予连长的小画,日后见诸拍卖,想来被低价换购,乃至某种电器换走。日后连长千里迢迢奔赴北京还有求画,被吴老拒绝,不胜唏嘘。

photo098.jpg

1992年大英博物馆举办吴老大展,有英国王储剪裁,BBC电视报道,《先锋论坛报》《泰晤士报》主编点评,但都没有抹净1949年在伦敦公共汽车上受辱的烙印,吴老回忆潜意识中仍有雪耻的心态。

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并不曾动摇吴老一分地品性,对于艰苦的岁月,他实实不敢忘怀。小时候和父亲外出住店,被臭虫咬到半夜惊醒,但小小年纪不忍父亲节衣缩食下换房的破费,再忍下半夜。同年唯一的玩具也是父亲做的万花筒,庙会的一点点小吃父亲也不舍得从孩子的碗中夹出。大雨大雪天,路滑难走,父亲便背着他上学。

photo043.jpg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吴老想到自己当时的意气风发,靠考,靠进不要钱的师范学校,年年争得奖学金,一直考取教育部在全国范围内的公费留学生,中了状元,实现了父亲的愿望。又时值婚期将近,回忆父亲像《药》中的华老栓,一清早出门时又按一遍腰里硬硬的银子,赶去换人血馒头来为儿子治病。父亲变卖家畜借贷凑百元“巨款”缝在口袋赶来南京。

吴老当年的喜悦人可以理解,虽不胜吴老的辉煌,可与伴侣同进名校,未负同甘共苦,为父母添光,也可堪体会。但吴老的终成眷属百年好合也确像吴老所感慨的天为补偿其夫妇二人一路相濡以沫,便教人无缘体会了,谁教人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却不敢说是错错错。

photo051.jpg

忆起母亲,因是长子,尤为偏爱,生过九个孩子,用土法打过两次胎,她的健康就这样被摧毁了。后日军侵华,吴冠中随杭州艺专逃难,母亲以为其死,几次投河上吊,幸有人劝,如冠中日后回来,见她已死,将急死冠中,遂解了扣死的情结,认作王宝钏。等了十年,他真的回来了,还带回来了未婚妻。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荣誉认证